我和美娴去登山

10月7日晚,我刚从湖滨宾馆出差回来,突然腰间一麻,有人呼我,一看,是欧美娴。我跑去回电话。

“喂,娴姐吗?怎么,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今天突然记起我?”我调侃道。

“……我想约你重阳节晚去登山,就我们两个人,你看怎么样?”听她的声音很真诚。

登山?就我们两个人?还是晚上?你吃错药了不是?我跟你不过是写过几次信打过几次电话而且从未谋面你怎么想起和我登山来了?我心里“格登‘一下,暗想。“这……你先让我想想吧,不是还有两天吗,况且,说不准重阳节那天我出差了呢!没办法,吃这家饭,听这家管……"

欧美娴,比我大点,是一年前通过《家家乐》“认识”的,和其他笔友一样,通过几次信,打过几次电话,仅此而已。这次她突然热情起来约我登山,还真的点出乎我的意料。自古有云:男女授受不亲。她主动约我登山,还是孤男寡女,我真佩服她有这勇气。说心里话,我不是没了七情六欲只会敲着木鱼念阿弥陀佛的和尚,也不是对性爱没有一点感觉的太监,相反,我是个正值青春期的风花少年,内心情感的涌动也愈发强烈,我很想拉着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孩温柔的小手卿卿我我共度美好良宵,用心去感受她温馨的情怀,用心去呵护她,用心去爱她,与她共享情爱的浪漫共探人生的真谛共创美好的未来……可是,这些年来,由于自身条件差、出身不好以及前程事业的渺茫让我感到极度地自卑,这种自卑感让我失去爱的勇气和信心,就只好暂时把这份炽热的爱深深地埋在心底。——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想我和美娴,毕竟男女之间除了爱情还有着更纯洁的友谊,不过我又不由自主地对这种感觉敏感起来。

见着她时,已近晚上的十一点了。嘿,这家伙长得还真漂亮的呢,至少,比照片上的她好看多了,看,理了个“假小子”发型,一件淡黄色衬衣和一条黑色裤子恰到好处地裹着她柔软丰腴的身体,个子不算高,相互纯洁的衣装倒也搭配得天衣无缝。腰间还系着件备穿的外套,走起路来扑腾扑腾地左右甩,更显得活泼、可爱。往她跟前一站,只觉一股少女的青春气息直逼着我,直渗透到我的心间,让我心跳,使我难以拒抗……这种感觉真好。真的。

1997年10月9日晚上12点,白云山下。黑压压的人群把山下所有有空地围得水泄不通。我们肩挨着肩,挤在人群中间慢慢地向上蠕动着。就在碰着她散发着无限青春气息的身躯的一刹那,我全身的血液就像要沸腾似的,心里格外地兴奋,看着少女微微隆起并透着几分成熟的胸脯在随着她均匀的呼吸有节奏地起伏着,更是令我心驰神往……不怕大家笑话,我长这么大还从未碰过哪一位女孩的身子。也算是“阿弥陀佛”了。

我们谈生活,谈学习,谈工作,谈天说地,头一次见面,咱们聊得还挺投缘的呢。言谈举止间,她是一个聪明、修养也较好的女孩,在她的身上,似乎找不到“清纯”二字,倒有饱经世间雨雪风霜之感,显得几分成熟、稳重的内在美。

第一次和女孩子玩得如此投合,感觉还真不错!

1998年1月14日记于浙江金华国贸宾馆1912房间


添加新评论

昵称
邮箱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