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的旅痕

合抱

山东曲阜孔府内,有一株五干的柏树夹抱一棵国槐,槐穿柏身而生,被称为“五柏抱槐”,至今已有四百多年……

——摘自手记


一棵槐树立在中央,五棵柏树拥围着它。树叶和树叶相吻,枝丫和枝丫拥抱,它们从小就依偎在一起,至今已有岁岁年年。

我站在“五柏抱槐”之前,心中的思绪浮想联翩。

我想起我自己,也想起我周围的朋友。

我分辨不出我是柏树还是槐树;也分辨不出他们是柏树还是槐树。

但我从中发现,人间确有“合抱”的投影。它们或单独存在,或彼此相交。

在那“合抱”的图示下,我看到家庭的和睦,朋友的赤诚,民族的团结和国家的昌盛……


赏碑

山东邹县孟庙内,有块醒目的碑石,其名曰:“孟母断机处”。

——摘自手记


两千年前,山东邹县传出一个故事。不知何时,人们把它斫凿在石碑上,从此,这个委婉的传说便硬朗朗地立在世人面前。

世上,无情的风,寡情的雨,残酷地剥蚀这块碑石,似乎要把它嚼碎,然而,“孟母断机处”几个大字依然力透石壁。

我伫立在碑石前,恍恍惚惚感到它迅猛长高,而且刹时驻地摩天;又似乎看到它像块偌大的金子发出耀人眼目的光亮。

我仔细读着这块碑石,似乎看到一位母亲慈祥的面孔,严峻的思索和她一往深情的期盼。我偷偷地将这块碑石移进我的心中,以供我终生膜拜。

哦,当我与碑石作别时,清晰地听到祖国这位母亲在向我亲切地叮咛……


览崖

铁山摩崖系“四山摩崖”之一,座落于山东邹县城北,面积1037平方米,刻字1500多个,多系金刚文一.·

——摘自手记


来到铁山摩崖,不禁使我肃然起敬。

六十余米长的斜坡石屏,刻满了长长的经文,字或大如巨斗,字或大如手掌,那依稀可辨的笔势,颇使人一饱眼福。

摩崖石刻的由来传说纷纭:有人讲,唐僧取经曾路过此地,不巧天降大雨,经卷被淋湿,可是不一会儿,天晴日朗,师徒们把经卷拿出晾晒,没想到这些经文竟深深地印在石屏上……

又有人讲,八仙之一的“铁拐李”也曾到这里传道,他用神笔在这块石屏上写下了这篇经文神奇的传说,丰富的想象,充实了人间的生活。

然而,我……不相信。

我只相信,这是古老的华夏儿女,在这神州大地的一角,以石屏当纸,以曲曲黄河为墨,以斧凿为笔, 扬扬洒洒地写下了中国的文明和中国的骄傲……

如果有哪个外国人到此光顾,他一定会感慨不已。

如果有哪个外星人到此停足,他也一定留下敬佩。

哦,铁山摩崖,一干多年的日月圣火已把你冶炼得无比光明,你留给世人的东西可能比人们的想象还要多……


红壤

在南国,青山碧水间有着大片大片的红土地……

——摘自手记


我是个北方人,对脚下油黑发亮的黑土地有着炽热的感情;当我奔赴南国,看到大片大片的红壤,也从心头升起不亚于像对黑土地的爱。举目望去,那红色的土壤十分耀眼,那颜色如朱砂,似胭脂,像彩云。

看到它,使我想到熊熊燃烧的火焰,千尺冰山也能被它烤化;看到它,使我想到猎猎飘动的红旗,永远给人以鼓励和神往……

啊,这大片大片的红土地哟,深烙着石器时代柳江人崛起的脚印,镂刻着一方黄皮肤民族繁衍的历史。

红土地永远拭不掉勃勃生机的绿色;永远生长着鲜花绵簇的美丽;永远飘散着各种鲜花调制的芳香;永远滴淌着蔗糖酿造的甘甜……

啊。我爱你,火热、温柔、醉人的红土地哟……


视觉

在柳州龙潭公园有座美女峰,从不同角度看它形象各异……

——摘自手记


走进龙潭公园,美女峰伫立在我的面前,它多姿多态的形象,充满了深沉的哲理。

从正面看,它与远处的山洞遥相呼应,像个美女在端详着自己的玉容;从后面看,美女峰一分为二,一个头戴冠盔的将士正背依着一个女郎情意绵绵;稍稍偏左,美女峰又像个农家女背着一个背篓满载而归……

啊,美女峰.你是一个单一形象,还是多个形象的集大成?

面对美女峰我在思索:

——本来是方的,怎能看成是圆的?

——本来是黑的,怎能看成是白的?

——本来是个多面体,怎能看成是单一平面的?

——本来是无比高大的,怎能看得那么渺小?

美女峰为我揭示了一个真谛:不要为单一的视觉所欺骗。

啊,美女峰,我怎样看你你才算完整呢?


盲鱼

在柳州白莲洞内,生活着大批的盲鱼—…·

——摘自手记


同在一个溶洞中,栖息着蝙蝠和盲鱼。蝙蝠在溶洞空阔的穹窿中飞舞;盲鱼在幽冥的暗河中游弋。它们共同地生活着,不知历尽了多少岁月。

蝙蝠因为喜欢幽暗而视力减退;盲鱼因为得不到光亮而双目失明。

当光照射蝙蝠时,蝙蝠吱吱地叫着,东飞西窜;而盲鱼,则毫不介意。

对蝙蝠,我丝毫不予同情,而对盲鱼我却十分怜悯。

我默默地祈祷,让温柔的光分享一份给盲鱼吧!也许有朝一日它也许会转而复明。

哦,盲鱼,我为你落泪。我企盼你有一个新的转机。


蔗林

在南疆,生长着大片的甘蔗林,头上举着长矛,身上佩着战刀,阵容十分英武—…·

——摘自手记


在南方,我见到大片大片的甘蔗林,它们列起一个个雄伟的方阵, 似乎是只待击鼓就可出战的士兵。

甘蔗林举着绿色的长矛,犀利的锋刃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雄顽的鹰隼只能在空中盘旋,不敢扑进它的阵脚。

哦,甘蔗林,你是个战斗的队伍。

甘蔗与甘蔗,手携着手,肩并着肩,垒起一道道绿色的墙。这座墙砌成坚强的屏壁,就是八级台风也难从它们中间通过。

它们终日唱着和谐的歌,那歌的音韵酿甜了南国的空气。

哦,甘蔗林,你是个团结的队伍。

同样的阳光,同样的红土,同样的雨露,甘蔗和其它庄稼不一样,在它的脉管里涓涓流淌的是甜甜的蜜。

到了收获季节,甘蔗情愿将自己的汁水榨尽,让人们去体味生活的甘美。

哦,甘蔗林,你是个彻底奉献的队伍。


感知

游柳州白莲洞,导游小姐对将要对接的石乳和石笋说:“再过三百年它们将连接在一起,不信你们到时候来看看。”众参观者听罢无不感慨万千。

——摘自手记


石乳和石笋,尽管近在飓尺,但是它们不能瞬间结合。

然而我相信,它们迟早要相吻,要拥抱,而那时,它们将是顶天立地的石柱。

但是它们却需要三百年(如果导游小姐的话是正确的)。

三百年,人间需要几代人更迭,而在历史的时钟上,它又只不过是个瞬间。

我相信,它们定会是天衣无缝的结合。这个结合不是我超越时间和空间的想象,而是它们内心的赤诚给我清醒的提示。

啊,我无须冬眠,企盼三百年后一觉醒来看看这个奇迹;也无须我立下墨迹,让我的子子孙孙延长我的视野……

我感知,今年和三百年后,结论是一样的,因为我相信它们的赤诚。

啊,我隐隐约约看到,石乳在长大,石笋在长高它们正在悄悄地完成一个规律。


添加新评论

昵称
邮箱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