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逢清明

明天就是清明节了,耳且的情绪,似乎比以往的任何一个时候,都来得烦躁。

耳且很想回去祭拜一下他那在天国里的爷爷。自从去年七月十四祭拜到现在,也有好长一段时间了吧?而且翻了翻宿舍墙上的日历,问了问自己。但是,不喜长途外加路途的遥远,让耳且想回家却又在犹豫。而耳且总想在回与不回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早上的天气虽很阴凉,但是,烦躁却压抑得耳且浑身不自在。陪伴了自己好几年的电脑,现在看着怎么都不顺眼。坐卧都感觉不舒服的时候,耳且觉得,应该出去走走,或者到学校的足球场上躺一下,或许,心情会好点吧。

步出宿舍,而且感觉好多了,至少,感觉呼吸是均匀了许多。

“清明时节雨纷纷”,或许是古人对清明最贴切的描述吧,然而,今年的清明,却见不到雨,也许是前几天下完了吧!耳且看着阴沉却又不想下雨的天自顾自地说道。

“路上行人欲断魂”描述的又是另一种景象吧!然而,耳且却感觉不到“欲断魂”的那种感觉了,也许,自从与自己相依为命的爷爷去世的那一刻起,耳且就感觉自己在这方面的感情已经麻木了。

躺在足球场的草坪上,耳且的心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脑海中又浮现爷爷那慈祥的面孔。而往事也一幕一幕的闪现在耳且的脑海中。

爷爷离开自己也有三四年了吧,耳且已经不想再去回忆爷爷离开自己的那一刻。虽然,生老病死是人间常理,做后辈的都会做好心理准备。然而,祖父的去世却来得太突然,突然得让耳且没有时间作好这个心理准备,更何况,那是与自己相依为命了十几年的祖父。

足球场上静悄悄的,或许,大家都为明天的扫墓做准备去了吧!

一阵清风吹过来,耳且感觉有点凉了,也从对往事的回忆中清醒了许多。

不知不觉,时间也到了晌午,被阴云蒙蔽着的太阳也探出头来了,天气暖和了许多。耳且拖着被太阳晒得暖和的身子,回到了宿舍。

又有一个同学回家过清明了。这是耳且回到宿舍听到的第一个消息。

耳且不禁叹了口气。同宿舍的都该差不多走光了吧?耳且看着空荡荡的宿舍,表情显现出一种说不出的无奈。与此同时,耳且也作出了一个决定:回家吧!祭拜爷爷去!

简单收拾一下行李,再次看了一下那空荡荡的宿舍后,耳且便出了门,乘上了往火车站的公车。

令耳且想象不到的是,清明节火车站的客流量竟然是这么的大。只见,售票厅都站满了排队的人,加上中午的天气已经开始变炎热,售票厅里的闷热让耳且感觉头脑有点儿眩晕。看着那长长的队伍,耳且感觉心里有点儿发毛。

耳且没有插队的想法,但是却还是忍不住跑到队伍的前头,想问售票员发车的时间,是否还有票。不过,售票员态度却让耳且感觉有点儿恼火。只见那售票员摆着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道:“往后边站往后边站,有事情排好队再说!”无奈,耳且也只能排回到自己该排的地方。

好不容易轮到耳且买票的时候,售票厅的液晶显示屏上已经显示着时间已经过了下午两点。售票厅的气温也高得离谱,高得让人不敢相信,这早上的天是阴凉的。

耳且的衣服被汗湿透了,全身上下腻腻的很不舒服。

只能尽快买票了,耳且不禁为时间的流逝而开始心慌起来。售票员的回答让耳且几乎抓狂,排队这么久等来的竟然是这么一句话。售票员的回答是:“五点半发车,站票,并且是今天你那城市的最后一次车。”耳且有点气结。

坐的话,得等好几个小时才能上车,况且是晚上才到家;不坐的话,可以立马回头。脑子飞快的转了几下之后,耳且终于决定,还是不回家了。等放假了再去祭拜爷爷吧!

就这样,花了两块钱一来一回的公车费之后,耳且还是没有回家,还是回到了空荡荡的宿舍。

清明。

又到清明节了!

清明这一天,耳且是在百无聊赖中度过的。

心情的烦躁,让耳且没有一点儿心思去考虑论文的事情。论文课题下来也好久了,耳且却总也理不出一个头绪来,感觉无从下手。

论文写不下去,也只能打开电脑,玩一玩那再幼稚不过的游戏“超级玛丽”,以期消遣。

外面的太阳火辣辣的,让人感觉不到清明的那种阴郁气氛。

南方的清明,或许就是这样子的吧!

想听听音乐,耳且却偏偏点中了打工歌星陈星的《思乡酒》,这给原本并不太想家的耳且平添了几分思乡之愁。自己的家还能成其为家吗?耳且忍不住问自己。

抽住闷烟,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傍晚时分,耳且出外买了一点苹果和一只大烧鸭腿。回到宿舍,把一只苹果切上半边,在上面挖三个洞,没有香便插上三根香烟代替香,并着烧鸭腿摆到窗台上。朝天拜了三拜。

爷爷,又是清明节了,请原谅孙子没能及时回去祭拜您!天国那边您还好吗?您跟奶奶过得是不是很好?晚上天还凉,衣服够穿吗?您的孙子找到工作了您知道吗?…………

此时的耳且,多么希望烟雾缥缈的尽头,能够显现出祖父的身影啊!哪怕是一秒钟也是好的!但是,很可惜,烟还是袅袅上升,并没有因为耳且的苦闷而多作停留。

一向都喜欢喝茶的耳且,拿出了刚买不久油茶,全部泡到热水里。茶过三巡,烟也燃得差不多了,耳且朝天再拜了三拜,一股脑把茶全部倒到地上,低头沉默了好久。

爷爷,您的孙子天天都会想念您,如果您也想念您的孙子的话,请托梦给您的孙子好吗?

晚上,回家过清明的同学都还没回来,估计会趁机在家里多玩几天,因为,大四的课形同虚设。老想着快点离校的毕业生们,不会在乎翘课几天。

而耳且也唯有早点睡。耳且不求做个好梦,只求能够在梦里跟自己的祖父见上一面,那就心满意足了。人家说,清明那天,死去的亲人都会拖梦回来,不知道是不是真,但是耳且渴望着,那是真的!


添加新评论

昵称
邮箱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