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埃落定,我终于把自己“卖”出去了

大四的学生,最关心的莫过于是否能在六月份毕业之前找到单位了。大学四年,不能在毕业之前找到工作安身的话,于情于理,无论是对谁都对不住的。而今,我也找到一所还算满意的学校,签了约,尘埃落定,终于把自己给“卖”出去了。

想起来,找工作这段经历,还真的是好事多磨啊!

其实,南宁的人才招聘会早在今年元月中旬的时候,就已经开过了。只不过,招聘会的前一天,我刚考研完毕,感觉挺累,所以也就不想去招聘会看看,当然,等考验成绩出来再作打算也是我没去招聘会的一个主要原因。那时候,我们专业就有好多学生签了约了,而我,也就一直拖到了现在。

早在三月底的时候,广东省肇庆市的云安县和电白县教育局都来我们学院要人,而那时候,我也已经是病急乱投医了,由学校来要人我就投档案。可惜,这两个地方的待遇都不怎么好,工资方面我倒没什么要求,主要是住的地方。特别是云安县教育局的领导说,要的是要去教初中的,并且住的地方还有可能是平房,因为有好几间中学还没消除平房。从这一方面来讲,我就不是很满意,你想,大学毕业出来,是个老师了,怎么说也算是个工作者了,至少住的地方的安排好给老师嘛!连住的地方都不安排的当,那教师又怎么能安得下心来教书呢?当然,我也知道,新老师刚工作,需要作好头几年吃苦的准备,但是,即使要吃苦,也不能让新老师住的都不安心吧?

所以,在我们学院的时候,我投了当,也去面试了,但是最终没有签约。不过,那局长说,如果三月份过后没有签其他地方的话,还可以再联系他们。这也好,权当是最后的底线吧。实在不行的话,去教初中并住平房也无所谓。

三月中旬的时候,桂林地区永福县永福中学也来我们学院要人了。但是他们要物理专业的只要一个人,我心里也没底,不过,抱着“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的想法,我还是去投了档。一个星期过后的一个早上,还没起床呢,永福那边就打来电话,说要我和我们宿舍的另外一个同学去试讲。电话不是我接的,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而我们宿舍那个同学也没问试讲内容是什么,来回车费报销与否,更没问是哪所中学打来的,电话那边也没留下他们的电话,以至于,后面发生的事情我都陷于被动。电话打来的时候是星期五,等我知道那个电话多少的时候,已经是星期六了,再打去已经没有人接了,估计是不上班吧!但是我当时就想,既然我们投的是永福中学,那么,电话应该是永福中学打来的没错吧?姑且去了再说吧!

于是乎,第二天也就是星期天我就动身去了桂林。由于我们宿舍那个同学决定不去桂林试讲了,所以,和我一起同行的是班里另一位同学。

由于在早上七点的那趟到永福的车已经发出去了,无奈,我们只能乘坐十一点从南宁到北京西的T6次列车。特快列出在小站是不停的,我们也只能先到桂林再折回永福。列车行驶了7个多钟头,到桂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独自挺饿,急匆匆的吃了一顿贵得令人乍舌快餐之后,又急匆匆地赶到汽车站,坐上了一辆桂林到永福的类似于集中营运送囚犯的直达快班。

到永福县的时候,天已经全部黑下来了。我们同伴决定先不找住宿的地方,先到永福中学,看看他们有什么安排。于是,叫上一辆搭客三轮车以后,我们便直奔永福中学了。跟门卫打过招呼之后,我和同伴就到了永福中学的办公大楼了。当时,接待我们的老师找不到学校领导,所以,当晚我们也没谈多少,时间太晚,我们坐没多久,便告辞学校,出去找住的地方。看来,学校是不会安排吃住的了。好在那老师也有经验,叫我们住进永福教育局的教育招待所。这样,便安顿了下来。

安稳的睡了一个觉以后,第二天,我们早早的起床到了永福中学。满以为今天会有好事情发生,但是,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足以让我对永福的中学甚至整个永福县都有偏见。

到了学校以后,他们的教务处主任说没有叫我们来试讲,并且还问了永福县教育局,有没有叫我们来试讲,得到的答复还是没有。因为他们已经在广西师大要够人了,所以,也不会给我们安排试讲。怎么回事?之前,永福(不知道是教育局还是哪个中学)就通知了我们专业的四个人试讲,其余两个稍后才来,但是他们告诉我的是永福二中的电话。于是,我便拿出那两个电话问永福中学的教务处主任,是不是他们学校的电话,他们说不是。我就顺着电话打回去,问是哪个中学,得到的答复是永福二中。我接着问他们在我们学院要去试讲的有多少个人,名字是什么,但是很可惜,没有我的名字,当然也肯定没有同伴的名字。

按说,星期五打的那个电话应该不会有假,因为电话上说,永福教育局决定让永福中学和永福二中联合要人,而我也问了永福二中的老师,问他们有没有这回事,也有,那么就排除了恶作剧的可能。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也已经不想再去了解了,因为,我已经有点恼了!跟那些老师道别后,我跟同伴头也不会的就走了。其实,无论是哪个学校,只要没招够人,只要有学生到学校面试,都还是可以安排试讲的。我跟同伴说,永福二中现在还没要够人,还是可以安排试讲的,如果你去的话,我就等你,不过,我是不想再呆在永福多一分钟了,我只想现在就马上回去。同伴的话,让我感到有点安慰,他说,你的档案投去了他们都不要,更何况我的呢?

回到招待所,退了房,我们就走了。坐上了无锡到南宁的那趟列车,车次不记得了。

感觉很窝囊,总有种被捉弄的感觉。但是也不是什么收获都没有,至少,自己的人生经验又多了一层,还有那就是,出远门的时候,知道自己该做一些什么。

从永福回来之后的第三天,广西钦州市灵山新州中学也联系我去试讲了。之前,也就是永福打电话通知试讲那天的下午,新州中学也到我们学院要人,我也去面试了,面试合格,校长就定下一个时间让我们去试讲,试讲合格就可以签约了。

新州中学在我们学院要了八个人去试讲,数理化三系的。吃住全包,来回车费全包,我们去试讲的这几个人都说,我们简直不是来试讲的,而是来享受的。确实是享受。住的地方是一所挺有档次的招待所,168块钱一晚上三床的,里面供应设施很完善。你别笑,我住过的最高级的旅馆也就是现在这家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是校长亲自招待的,去到的当天我们还事先跟学生见了面。试讲被安排到了第二天。

班里已经有三十多个人签约了,要说赢家,我敢说是我这一批是最大的赢家,因为我还没听说有那个同学去试讲的时候,能受到如此款待。

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试讲的时候,我没什么紧张,虽然,后面听课的老师和学校领导很多人,不下十个人,但是,我感觉还是讲得挺好。新老师上讲台的开始几分钟,紧张是难免,主要看谁能最快镇静下来,调节过来。不过很可惜,试讲完的那天,还是没有签约,我们八个人,没有一个签了。

记得,那天上完课以后,校长集中了我们八个人,一个个找去谈话。轮到我的时候,我进了校长办公室,一进去,我感觉像是进了白虎堂。里面的领导比听课时候的老师还多。我感觉有点不自然。好在那校长还好说话,等我一进去他就说了:“不错的小伙子,说话做事都有一股军人的风采。你们讲得都挺好,以至于我们眼花缭乱,不知道要哪个好……”校长后面讲得什么,我没多注意了。其实当时听到校长那句话,我心里就想,没戏了,八成没戏了。校长肯定是在犹豫。谁知道犹豫过后,会发生什么情况啊?

说我有军人的风采,我倒是很有信心的。一来是当过一个月的学生军训教官,二来是当个军人是我从小的愿望。言行上,我都努力做到军人标准。

校长问了我对学校的看法之后,便跟我说:“这样吧,最迟三天跟你答复!”

又轮到其他同学。好在校长的意思差不多都是说最迟多少天给答复,因为要通过人事局什么什么的。

谈话完毕,校长又再一次的款待了我们,不过这次,全校老师几乎都出动了,觥筹交错之间,我们想:即使最终没能签约,我们也算是不枉此行。

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3月21日(星期日)了。焦急的过了一天,没想到,22号就接到了新州中学的电话,问我考虑得怎样,考虑好签约没有,有没有签其他地方等等。我就说:“我没什么考虑的,如果试讲那天能签的话,我早就签了。”

就这样,一式三份的协议书就这么签了,而自己,也终于把自己给“卖”出去了。找工作的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了,不过,论文还在后面虎视眈眈着我!

不能放松啊!


添加新评论

昵称
邮箱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