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敲之中找乐趣——我的一次对对联经历

元宵节。

百无聊赖的泡在网上,在论坛上玩了一下暴力猩猩打企鹅的游戏,没什么起色,就跑到了“诗词园地”,还是没什么更新。自以为很好玩的“三句半”游戏接不下去了,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帖子,摇了摇头。

忽然看到一个帖子“求下联”,发帖人是“xinhai”。今天是元宵节呢,何不去对一下联?于是乎,鼠标一动,便点进了这个帖子。

“我幼时在私塾中,老师课学生一联:一翻一覆鸳鸯瓦;学生所对,老师均不满意。现求助于大家。”这是主帖的内容,看来,发帖人肯定是位老私塾了。

浏览下去,有个叫“彩虹”的回复:“意思好配,主要是对得工整有难度了。是这样吗?”再下来就又是楼主的“就是有这点难处啊”的回复了。

点击率蛮高,但是回帖率却是这么少得可怜,而且还没有人对出来,看来,这幅联还真有难度。我的兴趣一下子就被提了起来。没人对,是不是不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那就让我来吃这块硬骨头吧!自己是学理科的,即使对不好,也不用怕人笑。

啃“硬骨头”的决定就这么定了下来。

双腿搭在电脑桌上,点了支烟,我脑中的问号就是一阵阵的。吐了个烟圈,看着袅袅上升慢慢变大的烟圈,思绪也慢慢扩散开来。

上联看起来不难,像楼上说的一样,意思好配,但是要对工整就有难度。“一”是数字,“翻”和“覆”意思相对,都好对,难的是后面的“鸳鸯瓦”是个什么样的物件?该拿什么来对呢?下联是否也要拿个形似词来跟上联的“鸳鸯”相对呢?

我猛吸了一口烟,然后长长的吐出感叹道:“私塾先生的联还真难!”

盯着“鸳鸯瓦”三字,眼突然花起来,思绪也开始混乱。

真就这么难对?

鸳鸯,鸳鸯戏水表示恩爱,拿什么来对“鸳鸯”?对了,白居易的七言古诗《长恨歌》里面不是有“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吗?“连理”亦可表示为恩爱,何不拿来对“鸳鸯瓦”呢?虽然,“连理”的字形还是不能与“鸳鸯”对的上,但是毕竟平仄和意思都对的上号了,接下来就好办多了。

内心的喜悦可真无法形容,我不禁打了个响指,又给自己点了支烟。这坏习惯改不了了,虽烟龄不长,但是,思考问题的时候,没有烟就很难受。

有了“连理枝”接下来就是对前面四字了。“翻”和“覆”意思相对,而连理枝表示恩爱缠绵,那就“无怨无悔”吧!“无”表示零,亦可以算作是数字,跟“一”相对,“怨”和“悔”也马马虎虎,于是乎,便迫不及待的回了帖:

不知我这联行不行?

“一翻一覆鸳鸯瓦,

无怨无悔连理枝。”

很快就有了回帖,是楼主xinhai的:“我看意思是对上了,不知在字面和结构上是否有更好的对仗?”

看了回帖,我感觉有点郁闷,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呢?难道是“连理枝”对不上“鸳鸯瓦”?还是“无”实在不能作为数字与“一”相对?

感觉脑瓜子又开始混乱了。

这老私塾,咋就不说一下问题出在哪里呢?我不禁有点暗怪楼主。

想不出就别想了,心里有股声音在说。跳到“休闲娱乐”玩起了暴力猩猩打企鹅,怎么也玩不好,脑中一直在琢磨: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还对下去吗?

不喜欢服输的我,总感觉咽不下这口气:一定要对出来!

正琢磨着,死党给我发来了QQ信息:“你不是说要上街吗?走啊!”猛然想起,今天是元宵节,今年是自己的本命年,还没买玉坠呢!过了十五再戴玉坠就不好了。我猛拍了一下额头!

老私塾的联可真苦了我!到现在,我已经习惯把楼主“xinhai”称作“老私塾”了。

死党屁颠屁颠的从隔壁宿舍跑过来,我为之气结。就隔壁宿舍还给我发QQ,喊一声不就行了。不过还好,这几天都有死党陪住。过几天就开学了,却有耐不住气的人老早就来到学校,这其中就包括我。学校互联网的发达,也让我们如鱼得水,宿舍上网给沉闷的大学生活带来了一丝丝的生气。

天气不错,但是,空气就不是很好。不过,开年晌午光景的太阳却让人感觉很惬意。很久没去逛街了,我记得从上次逛街到现在,也差不多大半年了吧!?如若不是本命年要上街买玉坠,兴许,这纪录可能会再增加一点。

和死党走在这繁华都市的街头,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流,我却没有心情去过多的欣赏这城市的风景,脑子里还是在想:那上联绝对不是个绝对,难道就没办法对出来吗?

哎,只恨自己是个理科的坯子!心里不无感叹。

疯狂的跑完整个城市就是为了买个五六块钱的玉坠,想是任何正常人见了都会觉得可笑,但是,我还是跟死党就这么跑完了整个城市。

累得腿软的时候,时间也毫无情面的走到了下午五点了。经过超市,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今天是元宵节,何不“奢侈”一餐?于是跟死党商量好,便到超市里做起了家庭主妇的活。两大瓶葡萄酒,一扎啤酒,还有些熟食,累得我直想坐在超市的购物车上叫死党推着走。

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多了。

放下东西,我便迫不及待的跑到电脑前,这时,电脑已经是屏保状态。连进论坛,看看那帖,还是没人更新回复。

转到了其他版块,也没什么值得看的。还是到其他论坛去看看吧,于是便无奈的连进了泡泡电脑时尚俱乐部。

还是年轻人的论坛好,胡侃漫侃几乎可以不用顾虑什么,嬉怒笑骂,气氛就这么好。我打开了一瓶啤酒,一边喝一边看起了帖子。

发现爷爷在线,我便给爷爷发去了信息:“爷爷,您吃饭了吗?”

“还没,一会儿吃。”

“爷爷,您快到‘诗词园地’去看看啊,在xinhai的《求下联》那里,楼主说我对的不好。您去看看嘛!”

爷爷没有信息过来了,估计是看帖去了。想着爷爷的行动不便样,我想,没有十分钟是不会发信息过来的了。于是,便看了看QQ,看看有谁在线。

这时候,老笨笨上线了。救星来了!

于是便发了信息过去:“去帮我看看‘诗词园地’《求下联》那个帖子啊!楼主说我对的不好,您去对对看啊!顺便看看我的联不好在哪里。”跟老笨笨是很要好的朋友,所以,我们之间已经不需要客气了,所以,老笨笨上线,我就一段话猛“劈”过去。

“我不行!看看我写的两首诗!”

我有点气结,这老滑头。

诗是祭奠缅怀类的七言绝律。无奈的看完诗,我就发信息过去:“气氛太悲,我觉得有点落俗套,为什么去扫墓就一定是‘悲’?”

“实际写的。”

“我不管了,您快去帮我看看啊!”

“诗发表了,去那里评论吧!”

“我不去,您不帮我去看对联我就不去评论。”我有点佩服自己的死缠烂打。

“哈哈,臭小子。”

之后,便没了老笨笨的消息。

这时候,爷爷也发信息过来了:“一是数字,应对数字。”

“‘无’不可以是数字吗?‘无’可以是零!”

“无对有!”

“我觉得没错啊,无’可以是零嘛!”我有点倔。

“你改:双鸟双飞连理枝。”

我一看,有点傻眼,这算哪门子对呀?

我给爷爷发了信息过去:“我知道了,您的‘双鸟双飞’也不好。上联的‘一翻一覆’中的‘翻覆’可是一对反义词,而‘鸟’和‘飞’则不成,您看看是不是啊?”

“慢慢再细想,我回信去。”

我感觉有点无辜,不过,好像也有想头了。点上一支烟,又喝了口酒。

先到帖子去看看。

“可示很了不起,我连意思都对不上呀!:)))”这是老笨笨的回复,我看了有点哭笑不得。叫来帮忙的怎么成了赞美了。对联高手这么说,简直是对我的打击。

这老笨笨!我心里暗骂了一句。

往下看,是圣诞树的回帖:“一翻一覆鸳鸯瓦,万丝万缕网络情。”我心里暗想:由“千丝万缕”改为“万丝万缕”不是犯了对联的大忌了吗?

跟死党猛喝了一番,这时候我也有点晕忽忽的了。喝酒兴奋,看来,今晚是个通宵夜了。

当我再一次感觉到时间的毫无情面之时,时间也已经到了凌晨零点十六分了,我的另一联也推敲成熟了,于是,便回了个帖:

“一翻一覆鸳鸯瓦

双宿双飞比翼鸟”


如果这个再不行,那我就没辙了!楼主,您就说说可示的联差在哪里吧!我实在忍不住了!如果是‘鸳鸯’对不上‘比翼’或者‘连理’的话,您就说嘛!其实,‘连理枝’可以理解为‘缠绵枝’的,如果您不喜欢,我还可以改为‘无怨无悔缠绵枝’啊!哎,古时的私塾先生也太严了!”

发完之后,就去玩天大手掌扇猴子的游戏了。喝了酒感觉就是好,得分很高,可以说是史无前例呢!越玩越兴奋,一边还用QQ跟MM胡侃。

再之后,就晕忽忽地睡着了。

做了个不算美的梦,梦见爷爷罚我对一百幅对联,对不出不给吃饭。醒来的时候已是早上十点,又迫不及待的登陆论坛,去看那个帖子。这时候已经有好多回帖了。

“老私塾”楼主的回帖让我挺感动:“可示兄,你真费尽了心血,精神太可佩了。老实说,当时我也对不上来啊!我曾对:半掩半开翡翠屏。老师批评说:‘你那是虚构的,不实在。要实际有的东西才行。’同学们对的,老师也说不行。可有一位同学说:‘有了,三涨三消蛤蚂溪。’蛤蚂溪是学校附近一小河名,当时正下了几次阵雨。老师瘪了瘪嘴说:‘就算对了,也不太文雅。’这事不了了之。我在这里是当作笑话来介绍的,诗友们对的都很出色。我没有更好的。”

感动之余,也觉好笑。老私塾叫我“可示兄”呢!哈哈,我不禁笑倒在床上。跟您比起来,我只能算是小朋友,我心想。

一休哥的回帖也挺逗:

“一翻一覆鸳鸯瓦,

三心二意无情人!

吾反其‘可示’小子之意,对之。”

哈哈,这能成其为对吗?感觉一休哥特逗。

圣诞树再次回帖:

“可示的

双宿双飞比翼鸟

对得好,两个‘双’字紧扣两个‘一’字,相对的‘宿,飞’,紧扣‘翻,覆’两字。题意配合,平仄合韵,精彩!

我对的‘万丝万缕’不好。成语中只有‘千丝万缕’,为了扣两个‘一’字,将‘千’改‘万’犯了对联的大忌,如果就用‘千丝万缕’。就和一休的‘三心二意’同样毛病,不能扣两个‘一’字。

后来,我又对‘两乾两坤韩国旗’,离题太远。对‘两荤两素……’又太松散,可以瞎改四荤四素,八荤八素……,如果用‘半’字对‘一’,那就方便了:

半阴半阳后娘脸

半晴半雨黄梅天

半真半假广告语

半推半就恩爱情

…………”

不错,我心里赞道。圣诞树对的比上一个回帖的联好多了。

圣诞树把我的联说得那么好,我感觉有点不好意思。老实说,我的“双宿双飞比翼鸟”也对得不好。其余的不说,单说一个“比翼鸟”的“鸟”字,跟上联的“瓦”字是同声,从平仄方面来讲,我就对得不好。从平仄方面,我觉得“无怨无悔连理枝”还好。

以引用的形式,我给“老私塾”楼主回了帖:“xinhai,过奖了,呵呵!在论坛,我只算是个小朋友。还没开学,没事情做就上网,看到您的联就想,第一个您不满意,我就再想,心底里就有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呵呵!我也把您的联跟爷爷说了,他叫我从数字上考虑相对,后面,我便得出了‘双宿双飞比翼鸟’。虽然,最终对的不怎么样,但是毕竟自己思考过,从中得到了乐趣。”

心中呼出了一口气!总算有了个结果,虽然对的不是很好,但是,自己的心是快乐的。

确实,对对子是个推敲的过程,古时“鸟宿池边树,僧推月下门”,给了我们很多的启示。在这个推敲的过程中,也许会想破脑袋瓜子,但是,对出以后,心中的那股喜悦是没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在这一想一悦的过程中,自己也得到了乐趣。


添加新评论

昵称
邮箱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