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去《广东包装》杂志做编辑了

7月18日上午,《广东包装》杂志总编辑范军红小姐打电话给我,叫我次日上午9点钟前去杂志社试工,并签订试用期合约。她说,这次有两个人一起试用,试用期为三个月,三个月后还要淘汰一个,试用期内每月工资650元,正式聘用后每月1300元,外加各项福利、补助等,也就接近2000元了。我当时正在广州市金威旅行社参加业务培训,出于对杂志社工作的向往,我当即收拾好物品返回住所,准备第二天前往杂志社试工。

《广东包装》杂志,双月刊,广东省包装研究所主办,主要刊发有关包装行业的文稿,是一本专业性很强的行业杂志。半个月前,该杂志在互联网上发布了一则向社会招聘一名文字编辑的信息,我获知后前往应聘。据范总编说,两周内共有五十多人前去面试,其中三十多人有本科文凭,二十多人有专科文凭,我是唯一一个没有任何文凭的应聘者。所有面试者都参加了计算机操作、口头面试和文稿编辑笔试。结果呢,不好意思,我的成绩相当好,我赢了五十多个人,有机会前去试工。

自打上初中以来,我就对写作这玩意儿有着一种难以言尽的情结,怀有浓厚的兴趣,虽然水平很次,却也历年来乐此不疲。近几年来,我写过不少自以为是的东西,寄到报社去,居然也能承蒙编辑同志看走了眼发表一些,于是,在羊城晚报、广州日报、北京晨报等,就有了我的名字,从此,我更是此情不渝信心倍增。这次能有机会从事心仪已久的编辑工作,自是满心欢喜求之不得的事了。

7月19日上午9时,我准时到编辑部报到。与范总编的谈话中,我了解到加一位跟我一块试工的“同事”的大概情况。她叫林敏,刚从西安一所大学本科毕业,学的是纺织专业,同时她还是范总编的顶头上司——广东省包装研究所所长的亲戚。她还强调,林敏这里工作,是所长大人亲自安排的。

听说林敏是所长的亲戚,还是所长“亲自安排”的,我心里就有些不痛快了。范总编大概也看出了我的心思。她给了我几本今年刚出版的杂志,说,你先看看这几本书,熟悉熟悉,然后写一份办刊的方案出来交给我。我起身告辞,宣布我不想干这份工作了。范总编好象有些惊讶,但也没说什么。我走出编辑部,范总编送我到门外。她说,我明白你为什么不想干了,那是因为林敏是所长的亲戚,所长要安插这么一个人进来,我也没有办法,但我真的很希望你能留下来跟她竞争,我需要一个真正有能力的人协助我工作。

既然把话说到了这份上,我也跟她说了心里话。大意是:

首先,我非常感谢您对我的信任和赏识,第二,我不完全同意您刚才的说法,因为我们并不能否定林敏的能力。老实说,我不想干的原因确实是因为林敏,我宁愿和十个二十个跟我一样从社会招聘进来的对手一起竞争这第一个位置,却不愿意和一个跟领导有亲戚关系的“对手”竞争,况且她还是所长大人“亲自安排”的,尽管我不否定她的能力。如此一来,我们的竞争就不再是业务能力上的公平竞争,而是复杂的人事关系的竞争,我必输无疑。我在国营企业里呆过六年,对于国营企业的运作、人事关系,以及其它的各种利,我都有相当的了解。三个月后,如果我的能力不如她,要淘汰我,我心服口服;但万一我的能力超过她,那您怎么办,我想您是不敢淘汰她吧,因为淘汰她的话您的领导会给您穿小鞋的,您以后的日子也就不好过了,事已至此,无奈也好,“识相”也罢,您只有淘汰我了。我进来试用,是为了三个月后贵社会根据我的能力决定是否正式聘用我,现在看来,我进来试用的意义已经不大了。我只好现在就离开。

我走了,又回到金威去上班,我做的是旅游产品销售,很累,但很充实,我喜欢。

前天我打电话给范总编,她说林敏现在还没来编辑部上班,说是现在所在的那个单位一时脱不开身,现在的编辑工作只好由她自己先顶着了。我叹了口气,把电话挂断了。

2002年8月4日于广州芳村葵蓬凤溪村


添加新评论

昵称
邮箱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