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母亲的欣慰

早上八点,我就和儿子驾车出门去M市。由于儿子是第一次自驾车跑长途,我的心里总是不放心,说什么也要和儿子一起出门。儿子的运气好象有点儿差,好久都没有下过雨了,怎么他一回来,而且好不容易自驾车出门,这天就偏偏下起了雨。不过雨还不算大,儿子一再叫我放心。但是我知道这个二手车车况一直就不好,我真有些担心,一路上在儿子耳边敲着警钟,不许车速太快,任随这个老爷车在路上突突突地喘着粗气吃力地慢慢爬行。现在我们这里到M市的路况倒是很好,特别是最近高速公路通车了,一马平川。平时坐我们单位的车到M市都只需要一小时四十分左右,而今天我和儿子开着这个老爷车足足用了近三个小时,进城时找地方洗车又耽误了半个小时的样子,加上进城后路线不熟悉,磨蹭着到达他们公司时已经是十一点半了。

儿子大学毕业了,已经和省的一个公司签了约,今天是专程来分公司联系他的毕业实习和毕业设计事宜的。我们一路上设想着儿子见到公司主管时可能出现的种种顺利的和不顺利的情形,我守在儿子耳边唠唠叨叨地交代如果遇到设想中的各种可能情况时如何如何的应对,象设计答记者问一样。儿子一边驾车一边不停地说知道知道。到达公司后,儿子停好车立即去办事,因为今天只是来接洽,时间不会太长,我愿意守在车上等候。我透过车窗眼巴巴地望着儿子走进那扇从此以后将会紧密联系着他的命运前途的大门。这是儿子第一次跨进这大门,我不知道这个第一次带给他的是希望还是失望,是热情还是沮丧。我觉得当他从大门出来时,他的表情和神色会在第一时间告诉我这个结果,所以我目不转睛地在趴在后排座上望着车后面的玻璃,我在期待着儿子从那个大门里再次出现的身影。

半小时后,儿子就出来了,一出大门,我第一眼就看到了他的喜形于色。当他走近车旁的时候,已经迫不及待地向我挥手了。一坐上车就向我报告,他说他向人力资源部主任递交了各种证件和手续后得到了十分热情的接待,主任一再表明公司对接受专业对口的大学生的十分有诚意,关于是否接受儿子在公司毕业实习和毕业设计的请求,她说公司老总已去省上开会,下周一再电话答复,估计没有什么问题。儿子向我谈起他和那位初次见面的人力资源部主任闲聊时表现得谈吐自如,颇有几分得意。

下午三点多钟,又和儿子驾车回家。看到儿子现在也能开着汽车跑长途了,一路上脑子里不断地出现着儿子少年时的顽皮。记得儿子读小学时在院子里学骑自行车,那时候人还小,座垫太高,总是站在踏板上吃力地踩,常常摔得鼻青脸肿也不肯罢休。满头大汗时,把衣服一扯下来,往自行车后面行李架上一塞,又扭着屁股左一脚右一脚地踩,直到我们在阳台上再三呼唤才伤痕累累、气喘吁吁地回家。看看身边现在的儿子,一个十足的男子汉了,驾着汽车也可以满世界跑了,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欣慰。 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呢!


添加新评论

昵称
邮箱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