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网络

那天晚上刚在“人到中年”网站上注完册,贴了一则《一个母亲的欣慰》作为见面礼,满心盼望着第二天来看看网友们的反映,谁知道第二天一早头儿就叫我去出差。我极不情愿地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赶快打开电脑,看看昨晚(哦,不,应该是今天凌晨)的贴子是不是已经有网友看过了。哈哈!还真没让我失望,除了凌晨时那个叫“断刀客”的朋友即时回复了我以外,还分别有叫做“三三”和“知遇”的两位妹妹在回复中祝福过我呢。我真的好感动!心情一好,索性把跳舞毯铺开,“咚咚嚓嚓”地跳了一番。觉得不过瘾还加大点难度,把设置由两只脚增加到四只脚(嘿嘿!怎么从人进化成了熊猫),结果弄得手忙脚乱,在那里一阵乱踩,引得全家人哈哈大笑,说起码得多吃一碗玉米粥。

出差的滋味很枯燥,心里就老是想念网络,想念那些从未相识但又胜似相识的朋友们。也不知这是不是菜鸟才有的感觉。

说来也好笑。好久以来就我向往着拥有一台电脑,但月薪七百多元的收入使我常常只能在“电脑城”门前以饱饱眼福为快。直到去年6月,强烈的求知欲终于使我痛下决心花7500元买来一台电脑。当时觉得挺神秘的,面对这么一大堆楞头楞脑、毫无生气毫无感情的庞然大物,有一种叶公好龙的畏缩。我小心翼翼地拿起那个乖乖巧巧的鼠标,一个被我拜作老师的朋友叫我在屏幕上指这指那。可那小滑鼠却大大咧咧想和我作对的样子。我的手牵着它已经拖到桌子的尽头,可屏幕上的箭头才挪动了那么一点点,方向还居然相反。我无可奈何地看看它说:桌子太小了嘛!让周围人一阵好笑。直到现在每每提起,还总是让家人在餐桌上喷饭。

没想到,正是这个奇妙的家伙,竟让我一发而不可收。

开始,学打字,从摇头晃脑背诵“王旁青头戋五一”到熟练地设置页面把它打印出来,同事们对我这个从来都是只管写好就往旁边一丢的人,还着实刮目相看了一回。后来又打游戏,当三国英雄们纷纷败阵而逃时,我顿时就有巾帼不让须眉的得意。再后来,又试着用photoshop制作一张张图文并茂的贺卡,发送给远方的朋友们,竟然有其乐无穷的陶醉。当然,还有太多太多诸如跳舞毯的出现、扫描仪带来的喜悦等等,真让人有日新月异应接不暇的感觉。

然而最让我迷恋的还是网络。挡不住的诱惑促使我在去年十月将我的电脑连上了因特网(当时还热烈欢呼家政经济计划提前两个月实现)。开始上网时,象刘姥姥进了大观园。面对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恨不得把每一个链接都打开,跳进去看看都是些什么。来到聊天室,小心翼翼取一个名字便混了进去。突兀兀地叫一声:“嗨!大家好!”果然就有朋友围着我问这问那,确切地说,在世界的另一个地方,果然就有一个和我一样活生生的人在接应我。哇噻!真把我高兴得手之舞之脚之蹈之,象个孩子。

接下来就有了不只一个的网名,有了自己的邮箱,和远隔千山万水的朋友有了电联。一个全新的世界就这样在我的面前豁然明亮起来。我知道了有问题不用去瞎捣鼓,只要贴上一贴立即就有热心的朋友来帮你。不用说还知道了“斑竹”原来就是顶头上司(小心着点,谨防他把你踢出门外哦!)。知道了“:”加“)”原来就是在笑(但我怎么看怎么象个面瘫患者啊,呵呵!!)。知道了QQ的妙用使网络更加贴近现实的社会。更使我高兴的是,那么多的真诚网友,一下子好象也隔得很近。除了正儿八经探讨问题,有时还会来点插科打诨,丝毫没有万水千山的距离和纷繁复杂的顾忌。这不,最近我又经朋友的介绍欣喜地发现了“人到中年”这个最适合我驻足的园地,我仿佛一个网上游子有了一处小小蜗居。朋友们哪怕一句平常的祝福也充满了人与人间的真诚关爱和无比情趣,以至于使我更加深深地热爱这个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又是那么实实在在的家园。

人在旅途我的心却还在网络。不知道我的贴子是不是有人还感兴趣,不知道斑竹们又给网友们回答了哪些问题,不知道论坛上又有了哪些精华贴子值得一读,不知道又有什么幽默图照可以让人捧腹。

唉!我盼望归途,因为我想念网络!


添加新评论

昵称
邮箱
网站